加拿大游

Niagara

2016.6.25

昨天坐车来到了尼亚加拉大瀑布。初见她的时候,仅仅是在车上,就已经听到了那水与水与石头碰撞的轰鸣声,如千万匹战马嚎鸣一般,直指人的心房。下车离近而观,只见只身似是被飞溅的白色巨浪所笼罩,那眼前永无止尽溅落的怒瀑,散发着一股莫名的威严,令人心生畏惧。今天迫不及待地再次来到瀑布,乘上船,想更近一步地与她接触。船开始驶近瀑布,迎面扑来地便是一股浓浓的水雾,这使脸庞感到异常的清爽。然转顷刻间,这些水雾却变成了颗粒状的水珠,以极快的速度拍打我的身体,一丝丝疼痛感从身体各处传来,此时的凉意却彻底变成了冷意,我不禁直打哆嗦。在这里,瀑布的轰鸣声也是大到了上限,耳朵里似乎只装下了来自大自然的咆哮,她已经彻底盖过了身旁人们的喊叫声,按上汽车的鸣笛声。还好身着雨衣,不然全身都会完全浸湿,感叹间,船已经回到岸边。

Banff

2016.6.30

一早,到了多伦多机场,坐上了前往卡尔加里的加拿大航空班机
四小时后,身已至卡尔加里,机场很小,似乎溜达了一下就将大半个机场逛完了。在机场租车行那取了预定好的尼桑,往计划待三日的Banff。
途中,总是有些放不下心中的痒,竟顺路在Outlet看了一圈,买了一双鞋子。
晚餐在Outlet的美食广场点了一顿韩式烤肉,似是滋味,又尝到了久违的泡菜,熟悉的酸与甜与辣,刺激着我早已被西食麻木的味蕾,实是感动。
紧接着继续坐着车往Banff驶去
到达Banff时已经有八点半钟,Banff是一个深藏于国家公园的小镇,大小甚至比不上深圳的科技园。景色甚是优美,我们在小镇旁的宾馆住下后便走上一条小径,去觉察这里的美,周围树林茂密,眼里尽是一片油油的翠意。在远方还可以看到绵延的山上的雪。总感觉,在这里那一双手比划成一个相框,怎么比,都可以是一幅大师的杰作、绝世的精品

2016.7.1

早餐后,到达小镇上。今天恰好是加拿大国庆,整镇子都特别热闹。逛了几条街,都是卖纪念品的与卖各式各样小吃的,值得一提的便是一个卖枫糖的小店铺了,一走进这家店便感受到了那弥漫的枫糖味,带给人一种怎么都要去尝一口的冲动。
接着去参观了温泉博物馆,了解到环绕Banff的群山中,很多山体里不乏有硫磺,于是造就了许多矿物质丰富的小温泉,我们在这里的一个山洞里看到了一眼泉,因为洞穴密封,硫磺的味道直扑鼻子而来,难闻至极,有一种臭鸡蛋的味道。在这里,还了解到了一种很珍惜的品种的蜗牛,只生长于温泉矿物质与各种死去的有机物混合的漂浮物上面,总量就几百到千余只。一场暴雨可能就能将这种脆弱的物种给灭绝。
下午开车到了郊外,事实上离博物馆并不远,有一处马场,我们在这里开始了为时三小时的马旅。首先驯马员将马一匹匹地分配了给我们并把他们的名字告诉了我们。分给我的那只马叫做Vik。这是一匹白马,也是这里唯一一只白马,我不免感到一丝小小的幸运。在职工的帮助下,我成功攀附上了Vik,并摸了摸它的脖子,希望接下来它不要太不听话。驯马员跟我们讲解了骑马的基本几个动作,想想并不太难,终于,马背上的旅行开始了。如驯马员所说,Vik真的是非常好动,跑得飞快,总是想着超越前面的马,害得我紧张地拉着缰绳,不敢让他再跑快一步。沿途有一个湖,水清澈无比,而且带着一股不正常的茵绿,我想这色泽绝对不比莱茵河逊色。
一路欣赏着湖泊美景,马儿在一个被树荫层层覆盖的木棚庭院里停了下来,我们在这里享用了晚餐。晚餐是份五分熟的牛扒,现场烤的,不仅如此,沙拉与烤土豆也是特别不错的陪伴。在愉悦的谈话与职工拖车的音响声,饱顿了一餐。
我们接着再次骑上马背,踩着来过的路,瞧着夕阳景色,走上归途。

2016.7.2

早上,乘车上了一座叫做Tunnel的山,在山顶上有一处观景台,在台上而观,能看到山谷碧绿的湖水将两座磅礴巨山阻隔。站在高处,寒风扑打着脸,不禁产生一股凉意,与其说是因为冷,更应该说是被眼前的壮观山景所触动,心生敬畏。矗立在观景台许久,仿佛正与大自然进行一场无声的交流后,终于下了山。
下午,在一座湖边租了一艘独木舟,慢慢地将船划到湖中心,舟所划过留下的痕迹似乎如一条刃,将宁静的湖面割破,要等许久之后湖面才能愈合,恢复平静。终于到了中心,慢慢将身子躺下,听着风吹过水面的声音,树的摇曳声,渐渐睡着了。

Robson

2016.7.12

罗伯森街相当于温哥华的downtown,放眼看去,一街都是商铺,卖什么的都有:香喷喷的巧克力店,混杂着北京风味的韩国餐馆,放着流行歌曲的宅男手办店,有着大把华人光顾的韩国人开的超市……马路上开的都是各式各样的靓车,这条街是有多招富人喜欢。
我住的旅馆就在罗伯森街的拐角,叫做Robson suites,环境相当舒适,住的是套房,设施算是齐全,厨房客厅卧室,都不用担心去哪里吃了。
即使这样,因为今天是在罗伯森街度过的最后一天,还是出去吃饭了。吃的却是重庆菜,不是别的,就是正宗的重庆火锅。店叫做“刘一手”,就在这罗伯森街上,旁边还有一家听说也不错的中国餐馆,叫做和平饭店。刘一手的火锅也是够味,吃了整整三盘牛肉,一盘羊肉,两盘午餐肉,以及六七盘的青菜才肯罢休。听着凤凰树,看着球,试图屏蔽着周围大声讲着普通话的人,还真有一点像是在深圳吃火锅的感觉